首页- 新闻- 视频- 人文- 教育- 房产- 家居- 旅游- 养生- 专题- 搜索|
Rss
首页 新闻频道 天南地北庐江人 正文

朱忠琴:奋斗的青春才精彩

字号: 2014-05-14 08:19 来源:《今日庐江》 作者:钟国光 章礼军 钱良好 我要评论(0)

午后的阳光温暖而又明丽,穿过浓阴匝地的街道,记者来到上海市宝山区半岛1919创业园,举目望去,面前的高楼上“金璞宴酒楼”几个字格外醒目。37岁的朱忠琴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,在例会上布置完工作,她笑盈盈走过来迎接老乡。一身黑色衣裙,齐颈的短发,精干中透着聪慧,成熟中透着豪爽。这位17岁走出家门来到上海闯荡的农家女孩,如今身价过亿,旗下有10多家连锁店,她究竟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?

17岁的小丫挑重担

朱忠琴老家在泥河镇沙溪社区兴丰村,17岁那年在泥河中学读了半年高中,就想放下书包,外出打工,替父母分担家庭的重担。当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父母时,遭到了父亲的强烈反对,这位目不识丁的庄稼汉知道识文断字的好处。有一年腊月,他拿着煤油票去买红糖,闹了笑话,从那时他就发誓,再苦再累也要供儿女们读书。

说到动情处,朱忠琴声音哽咽,泪水夺眶而出。

在父亲的眼里,女儿从小就乖巧懂事,9岁时到县城卖过鸡蛋,13岁到白湖农场插过秧。现在好不容易考上了高中,却要放弃学业,他不同意。但是面对贫困的家境,他又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坚持。全家只有5亩地,风调雨顺勉强维持温饱,要是旱涝,口粮都成问题。姐弟俩读书,家里的确供不起。

说服了父母,1993年正月尾上,朱忠琴离开家乡,跟随叔叔来到上海市黄浦区一家建筑工地,在饭馆里洗碗,和五六个小姐妹吃在店里,挤在一间阁楼上住宿,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一直忙到晚上10多点钟。

第一天上班就被老板娘骂哭的事至今还记忆犹新。

一个乡下的女孩来到大城市,第一次做事,手忙脚乱,客人越多、越乱,老板娘急得叽哩哇啦,尽管听不懂方言,但从她的眼神里,朱忠琴看到了愤怒,委屈的眼泪不争气总是往外涌,坐在厨房门口哭了一会,擦擦泪水继续干活。

忙了一天之后,躺在阁楼上,朱忠琴对着天空数星星,发誓要争气。第一个月发了250元工资,她只用了10块钱,其余的全部寄回家,给弟弟买了一辆自行车。

朱忠琴勤学好问,加上天资聪颖,深得老板娘喜爱。一个月后,朱忠琴调整到厨房帮忙学厨艺,工资还比别人高出一百元。她从切菜开始学起,然后学着帮厨,其中有一项绝活,就是大师傅在炒菜时,帮厨的要知道用什么样的器具盛装。为了达到熟练,她把所有盘子样子都画在报纸上,利用晚上在被窝里反复记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年后,她终于升任厨师长,手上也磨出了厚厚的老茧。

历经磨难痴心不改

饭店的生意越做越大,朱忠琴的手艺也越来越好。1999年,弟弟中学毕业后也来到了上海,她想打工总不是办法,于是就萌生了自己开个饭店的念头。

姐弟俩就在静安区梅川路开了一个小吃部,6张桌子,专做普通的家常菜。晚上拼起桌子当床铺,早上5点起床,一直要忙到半夜。但是有两件事情对朱忠琴打击很大。有一天,有两位客人来吃饭,点了近200元的菜,吃到一半,女客人要上卫生间,外面下着大雨,朱忠琴特地递了一把伞给她,不到一会,男的要去找她,谁知这一走,两人影都不见了。还有一件事,就是一个夏天的晚上,有一帮小青年来喝啤酒,酒后发生了争执,相互斗殴,场面很吓人,姐弟俩把卷闸门一拉,400多元的酒菜钱也打了水漂。

即使这样艰难,每次写信回家,朱忠琴总是报喜不报忧。父亲看到姐弟俩有出息,就在农闲时叫母亲到上海看看。当母亲来到店里后,看到姐弟俩又黑又瘦,心痛得直掉眼泪,她一处也没有去,帮着洗了一个月的碗,临走时拥着姐弟俩说:“孩子们,要是生意难做下去,就回家吧,不要在外面受委屈。”朱忠琴含泪点头答应着,可心里却升腾起更大的创业愿望,她知道母亲的意思,在农村,女孩不需要太大的出息,到了婚嫁年龄,找个好婆家,就算衣食无忧了。可是她不想走常人走过的路,她要拼搏出一个人的空间,一定要当老板。

朱忠琴总结了第一次创业失败教训,主要是没有酒店管理的经验。于是她放下身段,到真北路一家酒店当服务员,两个月之后,晋升大堂经理,掌握不少酒店管理专业知识。

常言道,每个成功的男人后面总站着一个贤惠的女人,反之亦然。朱忠琴的丈夫汪毅是旅游学校科班出身,对酒店管理有着非常专业化的知识。从2001年相识,到2004年结婚,汪毅总是在身后默默支持她,帮她筹集资金、开拓市场。朱忠琴不断摔打成长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,博采众家之长,形成自己的管理风格。婚后,朱忠琴来到了新长江宾馆当董事长,3个月后,投资200万元成立了自己的酒店——“大喜庆”。正如店名字一样,生意非常火爆,到年底收入就达200多万元。此后,“洞子张”火锅店也是开一家火一家。

打造舌尖上的美味

朱忠琴创业的脚步并没有停留,在做大众消费的同时,她把眼光瞄准了特色消费市场,要走“高大上”的路线。

2011年,她盘下了原上海国棉八厂的老厂房,投资3400万元做了特色装潢,力图打造出一个全新的商务宴请旗舰品牌“金璞宴”。精致的广式菜肴配以现代风格的个性空间,以视觉左右心境,理解艺术、设计、文化感知。与此同时,着力打造舌尖上的美味。崇尚鲜活、广采博收,集鲜香、本味、纯美于一身,滋味营养,自然和谐将食物色香味发挥得淋漓尽致,呈现出真正意义的精品菜肴。“食物要有机、健康才有机。”朱忠琴倡导绿色消费,与上海“一亩地”崇明有机蔬菜基地长期合作,并常常从家乡取食材,确保绿色新鲜,客人纷至沓来,常常爆满。

随着“中央八项规定”出台,有人担心朱忠琴这回是撞到枪口上了。“只有想不到的创意,没有做不好的生意。”朱忠琴说,她预感到餐饮业的寒冬就要来临,早就做好了转型的准备,酒店所在地的是宝钢的老房子,老居民较多,于是她提出了“您的身边的美食顾问、百姓的宴会专家、独特的私人订制”等服务理念,从婚宴到宝宝宴再到寿宴,处处体现人文和亲情,走平民化路线。

谈起未来的打算,朱忠琴说:“今年年底之前,考虑将公司总部移到合肥,对接家乡发展。”

家乡的食材很广泛,山珍海味都有,关键是要推出几个特色有代表性的菜来,让人一想到庐江,就想到这道菜,一想到这道菜,就想到庐江。

近两年,家乡来上海观光旅游和招商引资的人多了,他们都喜欢到“金璞宴”来消费,她总是让老乡找到家一样的感觉,原有的厨师都是做广式菜系的,对徽菜不甚了解,于是,她挑选了三个厨师到庐江专学家乡菜的做法。

朱忠琴常说,自己是“草根企业家”,知识积累很重要,她不但读了AMBA,而且考取了平安保险导师证。

“这么多年走过来,我觉得奋斗的青春才精彩,创业的人生才充实。”朱忠琴这样总结自己的创业经历。

朱忠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。

Tags:朱忠琴

责任编辑:钱良好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